70•见证 | (一)忆建国初期气象台站建设的艰辛

发布时间: 2019-09-27 15:29    【字号:  

【开栏语】聆听老故事 重走风云路 感受大变化

回首征程,七十载风云路,一代代福建气象儿女坚守初心,牢记使命,观天测雨,把脉八闽风云,寒来暑往,心系万家冷暖,以“准确、及时、创新、奉献”的福建气象精神,不断发出时代的最强音。   

在新中国成立70年来,福建气象事业与时代同步伐,与国家共命运,不断发展壮大起来。福建气象事业取得的辉煌背后离不开老一辈气象人的辛勤付出,他们见证着福建气象从无到有,从弱到强,气象事业蓬勃发展的进程。

即日起,福建省气象局离退休干部办公室和福建省气象宣传科普教育中心特设专栏“70·见证”,让我们一起走近老一辈气象人,聆听他们讲过去的故事,重温福建气象事业发展的峥嵘岁月,致敬昔日的开拓者,争做时代的弄潮儿,推动福建气象事业高质量发展,为新时代新福建建设作出新贡献。

忆建国初期气象台站建设的艰辛

南平市气象局 杨汉武

【个人简历】杨汉武1933年出生于江苏,1951年响应国家号召,加入江苏南京华东军区三野司令部青年干部学校,在江苏丹阳华东气象学校学习气象知识。1952年底,他被分派到福建军区司令部气象科,之后又在福建军区平潭气象站、福州市气象台、泉州市九仙山气象站、宁德市三沙福瑶岛气象站、南平市政和县气象站等多个地方工作,直到1993年在南平市气象局退休,抒写着为福建气象事业发展无私奉献的一生。

在建国初期,我们福建省的气象台很少有人听说,国民政府留下来的仅十多个气象测候所,人员不足50个,如苏奋时、温启标、陈昇年等。当时我才17岁,从丹阳气象干校出来,由华东军区情报处统一分配,我们一行13人分配来福建,到福州军区10兵团情报处气象科报到,住地安排在乌石山北坡一个破庙里,当年整个乌石山上,只有一座二层楼房,满山都是荒草和高大的荔枝树。

杨汉武第三排(最上排)左三.jpg

图一:1952年在气象干校学习合影(杨汉武为第三排左起第三个)

195212月,气象科调我和薛仁芳、苏奋时、陈庭杉四人去平潭岛建一个气象站,带两个一大一小“苏式”百叶箱,一枝水银气压表,四枝温度表,轻型与重型风压器等。领导特别交待:“水银气压表不能平放,更不能倒立。”

我们出发了,从福州先坐班车到福清,再从福清到海口要走路,我和薛仁芳二人全副武装、每人1支“三八式”、4个手榴弹、50发子弹,薛仁芳抱着一支水银气压表,我带着四支玻璃水银温度表,也雇了4个劳力一起抬着两个百叶箱及两个风压器,小泥土路坑坑洼洼的,走了一个上午,抬百叶箱工人边走边问:“你们是不是去平潭养信鸽的?”我们告诉他:“是去岛上建一个气象台,管天、打台湾用。”

到了海口,没有几户渔民,好不容易找来一个小帆船、一个船老大,我们一上船,只见海浪很大,足有七八级风,船头船尾海水都打上来了,我们8人坐在中间棚子里,一个浪头打过来,弄得我们坐不住,一个个躺倒了,我们四个人开始大吐,把早上在福清吃的早餐全吐出来了,最后吐的是黄胆水,薛仁芳死命的抱着水银气压表,我就死命的抱着四只玻璃温度表,当时我心想,这下可能命难保了,船老大看我们吐的太厉害,叫我们不要怕,船老大说:“我在这里出海几十年,还有比这风更大的,都挺过来了,船顺着浪走,要多走点路,会把你们平安送到平潭的!”不上10公里的距离折腾了半天,终于把我们送上了平潭岛。

右边戴帽子.jpg

图二:1954年摄于福州乌石山上观测场(杨汉武为右一戴帽子)

登上岛后,只见没有一个县城的样子,都是小平房,而且房屋一半埋在土里,房瓦都是用石头盖着,没有一条像样的街,连电灯都没有,经查问,未来气象站选址在县城东北角郊区,有一座破庙,我们快到时,庙门口早有三个人站着迎接我们了。站长是从部队刚调来的一位连指导员吕书坤,还配了一个通讯员、一个炊事员,加上我们共七人,将担负起兴建海岛气象站的任务,观测场在庙的傍边约300米远,原来是一片乱坟岗,要我们自己来平整。

庙里边的神台还在,泥菩萨已搬走了,七个同志齐上阵,在站长的带领下,经过20天的苦干,平去坟墓,弄出一块25×25米的观测场,安装两个百叶箱,要竖两个风向杆,一个轻型,一个重型,因为海岛经常吹八级以上大风,要争取1953年元月1日开始工作。

我们的吕站长,山东人,参加过淮海战役,从江北打到江南,在建观测场的过程中,每天都是第一个到位,重活脏活抢着干,我们四个技术干部,在他的革命精神感动下,办事效率大大提高。当年大陈岛、一江山岛还没有解放,那边住有国民党的兵,他们随时会摸过来,晚上要连棉衣睡,我们岛上也住有一个团部,一有通知,随时做好转移准备。

1955年,随着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建设的需要,气象部门要扩大台站网建设,我们丹阳干校出来的几批同志,自然成了技术骨干,我又被调回省局一同参加建设高山海岛站,分成四个行动小组,我这一组是陈文灿与我,马文行站长带队,前往德化县兴建全省最高的一座气象站,海拔1653.5米,取名“九仙山气象站”。其他三个小组,分头去武夷山市的七仙山、建瓯县的稠苓、寿宁县的南山顶及台山岛,还有闽东北霞浦县三沙“福瑶岛”气象站等。

杨汉武1954年福州站工作期间,前排右一.jpg

图三:1954年摄于福州市气象站(杨汉武为第一排右起第一个)

我们马不停蹄地来到九仙山,炎热夏天我们在九仙山上晚上还感觉到冷,苦干100天,工人们开山打石,在这云朵上面的山顶,全是石头,要开出一个合标准的观测场,确实是不容易,但再大的困难也难不倒我们!我们经常是冒着响雷,和工人们一起苦干,终于按计划完成建站任务。

紧接着我们又从千米以上高山下来,去闽东北建福摇岛气象站。福摇岛是一个荒岛,整天看不到一个老百姓,站址就选在岛的东北角,正好是东北大风的迎风方,山上尽是石头,连毛草都不长。

当时,福摇岛气象站配了一个站长张乐天,也是部队调来的,一个通讯员,四个摇机员(工人发电),三个报务员,一个炊事员,一个采购员(专门去大陆上购买日用品及蔬菜),加上我们气象观测组共16位同志,将在这个两面临海的小山头上,按规范要求开辟出一个观测场,并安装好各种仪器。为了争取在三个月以内建成,全站人员齐上阵,没有星期天,更没有星期六,白天干不完的,晚上有月光还要干。就这样,我们按照省领导要求,提前10天圆满地建成福瑶岛气象站。

福建省上个世纪50年代扩大气象台站网建设,这是一项百年大计,是气象事业的基础,为长中短期《天气预报》提供了实况依据,再加上探空、雷达、卫星观测,由静态与动态相结合的分析,使我们气象台站的天气预报在广大人民群众中“威信”一天比一天提高,说我们“报不准”的怨声渐渐消失。所以我们老一辈的气象人员,当年吃了再多的苦,都是值得的,年轻同志不会忘记我们。

附件下载

相关链接

    福建气象网 江西气象网 西藏自治区气象网 海南气象网 江西气象网 山东气象网 海南气象网 江西气象网 国家气候中心 广西壮族自治区气象网